• 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學術咨詢網站!!!
    樹人論文網_職稱論文發表_期刊雜志論文投稿_論文發表期刊_核心期刊論文發表
    學術咨詢服務

    傈僳族語言資源與民俗文化的保護開發研究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0-12-18
    摘 要:傈僳族語言資源和民俗文化的開發利用是其文化保護傳承的重要途徑。本文介紹了傈僳族遷徙主源地攀枝花市傈僳族保護開發語言資源和民俗文化取得的成就和存在的問題,并在
    職稱論文發表

      摘 要:傈僳族語言資源和民俗文化的開發利用是其文化保護傳承的重要途徑。本文介紹了傈僳族遷徙主源地攀枝花市傈僳族保護開發語言資源和民俗文化取得的成就和存在的問題,并在此基礎上,提出加大傈僳族參與體驗型旅游和傈僳語旅游衍生產品開發力度的建議,以期達到保護的目的。

    西部論叢

      本文源自西部論叢 2020年14期《西部論叢》(月刊)2001年創刊,是由甘肅省投資學會等主辦的專業性學術經濟期刊。主要欄目有封面文章、專欄、論壇、新觀察、產業聚焦、資本市場、特別策劃、金融街。

      關鍵詞:傈僳族;傈僳語;民俗文化;保護開發

      傈僳族作為我國民族大家庭的古老成員,早在8世紀以前就居住在四川雅礱江及川滇交界的金沙江兩岸的廣大區域,此后向云南西北部瀾滄江和怒江遷徙[1]。四川省攀枝花市作為傈僳族先民居住地及遷徙交流的主源地[2]現有傈僳族12000余名,主要分布在米易縣新山傈僳族鄉、鹽邊縣箐河傈僳族鄉和一些傈僳族聚居村。傈僳族語言資源豐富,民俗文化璀璨,有豐富的口傳歷史、口傳文化,孕育了眾多可貴的傳統舞蹈、傳統音樂等文化遺產,具有重大保護價值。但是,在現代化進程中,使用人口較少的傈僳語要穩定地傳播使用和發展需要新舉措。本文以攀枝花市傈僳族為例,探討傈僳族語言與民俗文化的資源屬性及其產業化發展方向。

      一、傈僳族語言和民俗文化的資源屬性

      一般來講,語言具有符號性、系統性、民族性、社會性、生成性、模糊性等性質;民俗文化展現各民族及其先民的生產生活方式,蘊含了豐富思想觀念和價值追求。現在人們開始認識到語言和民俗文化也是一種資源。語言和民俗文化是否具有資源屬性,要看它們具不具有資源的兩大特性一一可利用性和相對稀缺性。首先,傈僳族的語言和民俗文化具有可利用性。傈僳語是傈僳族人民的交際工具,也是傈僳族文化最重要的載體。比如被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的傈僳族民歌要通過語言來傳唱。保護和開發傈僳族語言和民俗文化,不僅有文化和精神層面的效用,還可以創造語言文化紅利,產生經濟效益。這些都是傈僳族語言和民俗文化具有開發利用價值的重要表現。

      其次,傈僳族語言和民俗文化具有相對稀缺性。第一,由于受到外來資訊及文化的強勢沖擊,一些年輕人不了解本民族文化,有的甚至連本民族語言都不會說。隨著老一輩歌手的相繼去世,現今已較少有人能完整歌唱傈僳族民歌。如不及時搶救、挖掘,抓緊培養傳承人,將面臨后繼無人的局面。第二,傈僳語口語具有統一性,傈僳族不論居住在中國、緬甸、印度還是泰國基本可以對話。在跨境交際中,如果沒有傈僳語相連就不能實現有效溝通。從資源的角度看,這是沒有充足的語言資源造成的。可見,傈僳族語言和民俗文化具有資源的兩大特性——可利用性和相對稀缺性,是一種資源。

      二、攀枝花市傈僳族語言和民俗文化保護開發的現狀

      攀枝花市傈僳族主源地語言文化資源豐富,具有獨特研究價值和重大保護意義。傈僳族語言文化研究一直引領該地區傈僳族社會經濟的發展,并顯現出相輔相成的特點。攀枝花市傈僳族語言文化資源的保護開發可分為開始、發展、進一步突破三個階段。傈僳族文化得到廣泛關注始于鹽邊縣被認定為傈僳族先民居住地及遷徙交流的主源地。笮山(安寧河流域以南地區)若水(雅礱江,其與金沙江合流后的一段)即鹽邊縣所在地,居住于此的傈僳族被稱為“笮人”。至今遠遷的傈僳族人仍對笮山若水籍貫有強烈的認同感。鹽邊縣傈僳族研究會和傈僳族文化研究基地相繼成立,不僅搭建了與國內外專業協會交流的平臺,也極大地提升了攀枝花市傈僳族文化的聲譽度。

      在傈僳族民俗文化保護的發展階段,攀枝花市各縣區積極申報各級別傈僳族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成果顯著。2007年,米易縣新山鄉傈僳族約德節被列入第一批四川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11年,鹽邊縣箐河鄉傈僳族傳統婚禮習俗被列入第三批四川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18年,米易新山傈僳族葫蘆笙舞入選第五批四川省省級“非遺”項目名錄。同年,四川省文化廳發出《關于命名2018—2020年度“四川省民間文化藝術之鄉”的決定》,米易縣新山傈僳族鄉被正式命名為省級民間文化藝術之鄉。

      以“傈僳族祖居圣地”正式落戶米易縣為標志,傈僳族民俗文化保護開發取得進一步突破。2017年4月,由中國人類學民族學研究會傈僳學專業委員會主辦,米易縣傈僳學研究會、云南民族大學傈僳學研究中心聯合承辦的首屆中國傈僳族文化旅游高峰論壇于在米易縣隆重舉行。論壇進一步奠定了攀枝花市保護開發傈僳族文化的理論研究基礎,為充分發揮傈僳族文化優勢,打造傈僳族鄉村旅游業指明了方向。米易縣新山傈僳族鄉以此為契機,新建傈僳族民俗文化陳列室,建設集美食、客棧、手工藝品為一體的傈僳風情園,大力宣傳傈僳族非物質文化遺產,積極探索“康養+旅游”模式,增強傈僳族群眾內生動力,幫助貧困戶持續增收,順利脫貧摘帽。

      在取得諸多成績的同時,攀枝花市傈僳族語言文化資源保護和開發也遇到了瓶頸,存在開發挖掘程度低,無法形成文化旅游產業鏈條來全面帶動經濟與文化發展的問題。已打造的傈僳族活動,規模小、內容單一;缺乏更具吸引力的文旅活動來留住游客;沒有開發形成系列旅游產品,民族文化特色難以展現,品牌效益不明顯。由此,尋求傈僳族語言文化資源保護開發的未來發展方向成為必然。

      三、傈僳族語言資源和民俗文化保護和發展的新趨勢

      對于發展相對落后的傈僳族鄉村來講,走好語言民俗和農文旅融合發展之路,讓語言資源和民俗文化在傈僳族鄉村振興中煥發新活力是脫貧致富的關鍵。傈僳族鄉村旅游業的打造離不開對傈僳族語言資源的整理、記錄、研究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開發。需要一邊挖掘本民族文化的內涵,一邊用現代文明的包裝手法將它傳承下去。從現狀來看,雖然傈僳語是一種極具開發利用價值的資源,但是傈僳語研究不夠充分,傈僳語資源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就此,對攀枝花市傈僳族語言資源與民俗文化的保護開發提出以下建議:

      第一,開發傈僳族語言文字和民俗文化資源作為參與體驗型旅游資源。以傈僳語為載體的民歌、戲曲、神話、傳說等民俗文化體現了傈僳族獨有的民族風情,對旅游者具有吸引力。可將其打造為表演性藝術項目,如把傈僳族的神話、傳說等打造為創意性實景演出,利用豐富的民歌資源打造原生態民歌表演、互動型民歌對唱項目。

      第二,提供傈僳語體驗服務。少數民族語言對其他民族的旅游者而言具有異域風情,在旅游活動中,巧妙地運用一些傈僳族語言詞匯、民歌等,可增強旅游的趣味性、文化性。在旅游活動中,導游可引導旅游者使用傈僳語,體驗傈僳族語言文化。此外,建設傈僳族口語語音語料庫,開發傈僳語數字化體驗產品和平臺。

      第三,開發傈僳語語言文字的旅游衍生產品。少數民族語言文字是旅游中一道特殊的景觀。可以開發以傈僳文字為內容創意的文具類、家用器具類紀念品、服飾、配飾和珠寶首飾。如以傈僳語符號為主題背景的明信片、賀卡、書簽、臺歷、文件夾、鼠標墊、筆記本、簽字筆、畫板,帶有傈僳文字圖案、富有民族風情的花瓶、桌布、地毯、餐具、杯墊、文化衫、圍巾、披肩、領帶、雨傘、包袋等。

      文化傳承是民族振興的重要使命。把傈僳族語言和民俗文化作為一種旅游資源,深入發掘其精粹,將為文化旅游業發展注入新的活力。同時,文化旅游可以使更多的人認識到傈僳族的語言和民俗文化,創造經濟價值,從促進傈僳語的使用和民俗文化的代際傳承。活態地使用和傳承將是傈僳族語言資源和民俗文化保護和發展的新趨勢。

      參考文獻

      [1] 陳巖杰,李鶴. 文化共生視閾下傈僳語傳承及反思——基于怒江鹿馬登鄉的調查分析[J].紅河學院學報, 2020,18(03):49-51.

      [2] 韋麗. 傈僳語研究的背景、現狀及趨勢[J].攀枝花學院學報, 2019,36(01):6-9,48.

    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